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辞行》。

琰,元琰坐赃罪下三司按鞫⑤,挺之为之营:“那么她刚才……”路小佳沉下了脸,道

曷魯急忙道:“還是由我來值勤吧。你是主帥,必須保持體力才是。”

阿保機搖著手道:“你先睡,待會兒替我。現在讓我睡我也睡不著,我一個人再仔細想想。”

阿保機確實睡不著。

從發現轄底離去的那一刻起,阿保機就覺得,有一座大山壓在了自己身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如果是自己獨來獨往,他不怕。

而如今,他的撻馬軍已經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將他們帶出來,就必須安全地將他們帶回去。

如果出現什么閃失,他愧對這些弟兄們。

今天一戰,大獲全勝,阿保機的心理壓力剛剛減輕了一些。

阿保機原想,明天繼續北進,遇到劫匪就沖殺,很快就能將劫匪驅逐干凈。

剛才聽曷魯、述律平的話,阿保機的心又壓緊了。

阿保機想到,出發前,欽德面色凝重的原因,明顯是因為集軍不力。

后軍很有可能在短時間內不會到達,他們現在真的是在孤軍作戰。

可嘆的是,直到現在,他還不知道對手的真正實力。

剛才他們議定的作戰方案固然可以實施,可一旦對手真的圍而不戰,他們又能夠支撐多久呢?

要么立即撤軍,待后軍到達以后再進攻?

可阿保機覺得,欽德讓自己作先鋒,目的就是讓先頭部隊猛力出擊,給對手已迎頭痛擊,要不然,要先鋒軍有何用?

先鋒軍在沒打敗仗之前,沒有退路。

今天他們打了勝仗,更沒理由撤軍。

要不然,自己沒法向欽德和釋魯兩位伯父交代。

阿保機又想到,小黃室韋劫匪將人員分成了若干個小組,小組之間一定有一套能夠相互配合、相互協作的辦法。

而自己的撻馬軍還沒有這樣的組織,白天的一次沖鋒,已經顯露出無組織的弊端,呼啦啦一窩蜂。

一次收軍,拖泥帶水,自己喊的嗓子發疼,才勉強將弟兄們喊回來。

阿保機覺得,自己也必須將人馬編成若干個小組,指派一名組長,由組長管理本組弟兄。

自己有什么意圖,和各位組長溝通便是。

只有這樣,撻馬軍才能進退自如,不至于一盤散沙。

阿保機又將可以出任組長的人選理了一遍,最后決定由曷魯、斜涅赤、古、老古、欲穩、剌葛、海里為組長。

那些迭剌部的成年人,既然對自家的孩子不放心,那就將他們和自家孩子編在一個組。

這樣,七個小組每組可編二十人。

若有特殊需要,每個小組都可獨立成軍,完成特殊任務。

阿保機決定,自己和敵魯、述律平、阿古只、于骨里另編一組。

弟兄們剛到撻馬軍,還不熟悉軍中情況。

述律平是隊伍中惟一的女性,又膽大心細機智過人,讓她留在自己身邊,既可以幫自己決策,自己又能保證她的安全。

阿古只年齡最小,又太過任性,除了自己的話,他誰都不聽,將他留在身邊,多少可以約束于他,必要的時候,還可以作自己的傳令兵。

無風,無月。

麻煩你們及時派人前來驗證。”

對面再次沉默了片刻,才問道:“先生,再次向你確認一遍,你剛才反映的情況,是否屬實?如果我們真的派人前去查驗,但事實與你反映的情況存在沖突的話,那我們將會視情況向您追究相應的責任。”

“行了行了,我確認。你們趕緊派人來驗證。確認之后,記得把獎金給我。一分都不能少。”

“好的,麻煩這位……范先生你保持手機暢通。我們在驗證之后,會有專人及時與你聯系。”

白賺了點錢,范無救感覺神情氣爽,笑瞇瞇掛掉電話,然后對著楊曉麗說道:“放心吧,調查局會第一時間安排專人上門驗證的。確認之后,調查局也會負責引導好這個孩子的。你也不必擔心了。”

楊曉麗剛才聽電話的內容,已然明白了大半。當下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就讓我們趕緊走吧。別讓老板等急了?”

“老板?是江老板嗎?”

楊曉麗忽然有些奇怪。自己與江臣的交易已經完成了,對方又為何會等自己?

難道出了什么意外?

楊曉麗心中一沉,剛欲出言詢問,卻見范無救笑著眨眨眼睛,將右手食指豎在唇前,“噓”了一聲。

等她再一眨眼的功夫,發現自己已經從數百里之外的水仙市來到了梧桐市的如果如果書店里。范無救靠著柜臺,正跟一個年輕男子說話。而那個神秘莫測的書店老板則仍舊坐在他的位置上,微笑著看著自己:

“客人,你準備好迎接自己的命運了嗎?”

我的命運?是在說墮入無間地獄吧。

楊曉麗微笑著,閉上了眼睛。

“準備好了。”

片刻之后,楊曉麗沒有感受到任何擁擠的感覺。

帶著疑問,楊曉麗不安地睜開了雙眼,卻發現自己還是站在原地。而江臣正將一枚暗紅色的心形物品,扔進了手中的茶杯里,輕輕搖晃著。

幾乎是一剎那的時間,碧綠色的茶水便被染成了暗紅色。

“江老板,這是怎么回事?不是說好死后就會墜入無間地獄嗎?我怎么還在這里?”

然而令楊曉麗驚訝的是,江臣居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為什么客人會這么說?你為什么會墜入無間地獄?”

楊曉麗有些搞不清楚情況:“不是說殺父弒母者,當墮無間煉獄嗎?”

江臣慢悠悠品了口茶,而后才對著楊曉麗慢吞吞說道:“是有這么回事沒錯,可你并沒有犯下如此罪孽,又為什么會墜入無間地獄?”

“什么……意思?”楊曉麗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江臣呵呵笑了笑,意味深長地看了楊曉麗一眼,然后又喝了口茶,才繼續平靜說道:“楊念桐是范無救殺的,而柴靜是自己羞愧死的。你又何來殺父弒母的罪過?”

楊曉麗張大了嘴巴,好半天沒能說出一個字。片刻之后,她轉頭看向一邊與人說話的范無救。

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范無救忽然回頭對她輕輕點了下頭。

頭頂的燈光絢爛而溫暖。

而那張兇神惡煞的臉上,笑容柔和,恍若她曾夢到過的仁慈而寬容的神。

.他叹了口气,突又大声道:我出话来。这时铁萍姑已挣扎着游

在眾多勢力心思繁雜的時候,典史上官瑜也得到了周安的信息,當看完后,他和其它勢力想的一樣,決定結交周安,可惜他不知道上官子的所做所作,不然他就不會這么想了。

而陸大元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輕吹著熱氣,他早就用自己的女兒和他的哥哥周大寶綁起來了,本來他想等周安成為通脈武者,可是現在看看新得到周安的信息,他有些反悔了,他打算快點讓周大寶和自己女兒成親,這樣兩家人以后還不成為一家人了。

“第五場比武開始,請上官端云和雙張上場。”

上官端云帶著飛鷹上了擂臺,眼神囂張的看向也上到擂臺上的雙張。

雙張是個青年,穿著一身老農的種地的服裝,身上還沾有一絲新鮮的泥土,很顯然是從地里,剛刨完土回來的。

難道雙張是從種地中選出來的?有這樣的勢力?最終周安搖了搖頭,依這個世界的環境,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這個勢力,主要是種地的在這個世界太沒有地位了,不是這些有錢人的下人,就是農戶,之所以這個老農穿扮上這樣,應該是他的特殊癖好吧。

雙張手中拿著一把鋤地的普通鋤頭,在上官端云來到了擂臺上后,就拿著鋤頭沖了過來。

上官端云肩膀上的飛鷹飛起,嘹亮的鷹聲響起,伸出利爪向著雙張的頭顱抓去。

雙張伸出鋤頭向著飛來的飛鷹砸去。

就在這個時候搞笑一幕發生了,雙張砸的鋤頭的頭突然脫把而出,飛了出去,砸到了對面上官端云的頭頂上,砸出了一個大包。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都笑了起來,實在這一幕太搞笑了,甚至有的人吃瓜果的時候,笑的被果核給噎住了。

尢其雙張在鋤頭飛出去那一刻的尷尬表情,更是讓現場的笑聲達到了巔峰。

如果傷的不是很重,沒有流血,上官端云還以為雙張是故意這樣的。

不過眼見飛鷹就要快把雙張的頭爪幾個窟窿,他還是很高興的。

可是意外在這一刻發生了,只見雙張空拿著一個鋤桿,突然噴出了許多黑色的液體,噴到飛鷹的身上。

雙張歡躍不已,他早就花了大價錢,知道了自己的對手是誰,所以他早就做出了準備,用特制的毒藥,用來對付飛鷹,其實剛才的鋤頭飛起,也是他故意這么做的,就是不讓其它人懷疑他的鋤頭上有機關,果然一擊奏效,他成功了,只要飛鷹毒發作,那么他對付弱不禁風的上官端云可就容易多了。

他早就調查過上官端云并不通武藝,他全靠馴養的一只飛鷹,實力才這么強橫,只要除了飛鷹,上官端云也只不過爾爾而已。

當黑液噴到飛鷹身上的時候,飛鷹的利爪已經抓到了雙張的頭頂上,抓出了五個窟窿,雙張倒地而瀕死。

雙張到死也沒有想到飛鷹被毒液噴到了以后,竟然還能對他進行攻擊,這全是他對手中的毒藥估計不足才造成的,如果有來世他肯定配出更劇毒的毒藥,一碰就死的那種,只可惜他懷著這個想法,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而在雙張死去的瞬間,飛鷹也慘鳴一聲,掉到了地上,打起滾來。

上官端云心疼的叫來獸醫幫飛鷹治傷,這些獸醫的本事還真不錯,真把飛鷹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抬著一個小擔架,把飛鷹抬了出去,繼續深度治療去了。

直到治療飛鷹的離去之后,裁判才走了出來,大聲的說道:“上官端云獲勝。”

可是現在上官端云陪飛鷹去了,裁判尷尬的干笑一聲,再次說道:“經過剛才一場場激烈的戰斗,各位都看乏了吧,現在有請紅杏樓的招牌杏兒姑娘,表演一下歌舞,美人擊鼓。”

裁判說完就下去了,不一會一些人向著擂臺上搬了十幾個豎著的大鼓,到上面,搬完后,一個穿,顯然已經對他很是不耐煩了,馬上就要爆發的那種。

李夢豪看著這個女人許久,終于走了,臨走撂下一句狠話:“你等著,你早晚會后悔,我會讓你高攀不起。”

而顧情表示,呵呵。

等李夢豪走后,顧情接著等,他不敢走到其他的地方,怕那個廢物找不到自己,在做這個決定的時候,還為自己的聰明才智高興和自豪了一段時間,就像一個三歲小孩似的,忍不住想要和別人炫耀自己的聰明,卻不知道跟誰說。

孤獨的小孩子在原地等啊等,終于等來了他的大人,卻還是故作驕傲的不過去迎接他的大人,還是在驕傲的把嘴巴倔緊,想要等著他來哄自己,臉上不漏出一絲的破綻。

“顧情,我剛才去了一趟廁所,和你說了,但是你沒回話。”陸明一到地方就主動匯報,至于他是不是故意不讓顧情聽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哼,老娘用你?你去哪里死沒死管我什么事?”小孩子故作堅強,還是等著大人的安慰。

可是大人沒有安慰他,只是安靜的走到他的旁邊座下,自顧自的吃起水果,邊吃還邊評論這個西瓜甜,那個葡萄酸的,搞得顧情想打人,他有點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把李夢豪放走,把他留下來出口氣多好,他好我也好的。

小孩子自顧自的憋著氣,把腮幫子鼓了起來,臉憋的通紅,他現在不想再這里待下去了。

于是想干就干,他拉著陸明就走,陸明嘴巴里還有一塊沒吃完的西瓜,就被拉走了,留下來一些紅色的汁液。

“情情,你干什么去?”陸明這塊木頭當然不懂這些東西,只是覺得今天的顧情很是奇怪,為什么一言不發就帶自己出去,要知道再進來就不禮貌了,哦不對,應該是出去就是不文明的,那么作為大家閨秀的顧情究竟是因為什么才這么急著出去呢,陸明實在是不明白,所以他很奇怪的問。

得來的答案就是:“老娘愿意,你管我?”顧情式回答,非常的正常。

可是到底是因為什么呢?

陸明想不明白,也許他以后會想明白的。

等倆人跑出好遠,把那個酒店甩在身后,顧情這才停下腳步,看著陸明,眼神兇巴巴的,好像下一刻就要生氣似的。

可是她瞪了半天一點實質性的動作都沒有,最后嘆了口氣,說到:“這里有什么好玩的嗎?給本小姐說說,咱們去玩一萬上,不去這個聚會了。”

.....

顧情語不驚人死不休,這一句話就把陸明給鎮住了,事實證明,當一個人的行為太過于匪夷所思之后,另一個人的選擇更多的是服從加詢問,陸明就是這樣的典型。

“好的,那顧情,為什么不回去呀?這樣很傷別人面子的。”陸明還是忍不住提醒到。

“本小姐需要你管?給老娘推薦地方,然后跟著老娘去!”顧情標準回答,霸氣而且直接。

“哦。”陸明生生被她給震得沒了思考,覺得她應該是有自己的決定的。

......

一晚上,倆人玩遍了游樂場,水上樂園,等等一系列的好玩的,不得不說,這個城市的游玩項目的確做的非常非常好。

半夜,倆人走在一個街道上,這個街道沒有名字,好像他們兩個有名無分,倆人剛吃了麻辣燙,肚子溜圓的在這里散步,倆人都沒有說話,顧情是因為不想說,而陸明路大少爺就是因為不敢說話,畢竟今天顧大小姐的心情似乎不是太好。

顧情現在腦子里很亂,自己實在什么時候開始的?開始這么依賴一個廢物,簡直是奇恥大辱。

顧情想了一會兒,搖了搖腦袋,開始想著明天要吃什么,還有明天要去淘一點古玩來玩玩,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真品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辞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逾矩

巧克力熔岩

逾矩

九界第一少

逾矩

蓝月天

逾矩

飞天水萝卜

逾矩

云东流

逾矩

郑沐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