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碰撞》。

他们在叶氏兄弟的店中,极小心在风中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颤动的

“你自己看看吧!”楚如仙將幾頁紙攤在桌上,然后起身抱著肩膀問道:“究竟在華興唱片發生了什么?”

薛飛沒有回答,眼中也看不出喜怒,他拿起桌上的資料,開始翻看起來。

楚如仙見他看得很認真,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有價值的信息,也暫時不再發問。

良久,薛飛嘆口氣道:“只有這些?”

楚如仙凝視對方片刻,點點頭,“關于任平生的情況,只有這些。15歲前,是一名孤兒,性子孤僻,膽小,在孤兒院里經常被人欺負,沒有朋友。15歲以后,不知什么原因,性情大變,學了一身功夫。他的行蹤也變得詭秘,少有人知。

任平生高考前的資料,都是與人合作,外出談生意的經歷。這階段的他,不僅人際關系單一,而且善于隱藏自己,因此信息極少。高考后的他,從幕后走到前臺,所有關系和經歷都清晰可見,沒有任何秘密,就好像他從來都是這么一個人。”

薛飛嗤笑一聲,“一個保鏢可以買下華興唱片,說出去你信嗎?”

“信與不信,資料上就是這樣顯示的。合同上清晰注明,是由任平生的代理律師,直接收購的華興唱片,過程中沒有任何資本參與,完全是他個人的行為。

洛靖文也是與其代理律師簽訂的協議,無論是違約金還是股權轉讓合同,都有據可查,沒有其他人參與。

任平生的人際關系很簡單,最有分量的人脈就是你們風華娛樂的王菁華。近三年來,任平生從她那里接了不少生意。這人性子也是奇特,他從不與自己的顧客,產生任何交集,生意結束后便不再聯系。唯一的例外就是周凌薇,他竟然會為對方寫歌,顯然關系不一般。

而且,任平生這次藝考,周凌薇也作為嘉賓捧場支持,說他們沒有什么,鬼都不相信!”

薛飛有些遲疑的說:“其實,我最大的疑惑,就是任平生在港島消失的這大半年,究竟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是不是結交了什么人?他與孟崢嶸是如何認識的?為什么會給對方寫歌?這些問題弄不清楚,他就會如迷霧一般讓人無法看清。”

楚如仙思忖片刻,“你說的不錯,若非有厲害的人為其掩蓋信息,他自己絕對無法辦到這些事情。現在唯一的線索,只有周凌薇這一支,她或許知道其中的一些內幕!”

“周凌薇......”薛飛的頭腦飛速運轉,自己被神秘女子擊傷這件事,他對誰也沒說,連師兄阿輝他都囑咐對方要守口如瓶!

那個女子給自己帶來的威脅實在太大,但回想楚如嫣與洛靖文當時的反應,她們明顯不認識對方。那么疑問就來了,這個神秘女子為什么要幫她們?她是否與任平生有什么關系?

薛飛不敢去冒險,現在去找任平生是最不明智的做法。自己必須要冷靜,要試探出那女子是否與任平生有關。若證實有關系,那么自己今后的行動就要更加隱蔽小心,甚至要重新考慮與楚如嫣的婚姻。

想到楚如嫣,薛飛的心都在滴血。他站在自己的角度,自然相

楊磐現在的位置就是之前看到的小孩子騎恐龍的地方,不過本來應該人來人往的娛樂設施現在已經沒有人了,只剩下一群幼年食草恐龍在圍欄中漫無目的的走動。

看著空無一人的娛樂設施,楊磐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有人他才好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進入圍欄,楊磐看著四周因為聞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而有些躲閃幼年食草恐龍,從中挑選出兩頭看起來最健壯的小三角龍,然后不顧它們的反抗一手一只拎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走到圍欄外,楊磐將小三角龍放下,然后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兩個‘獵人的鐵籠’準備將兩只小三角龍都裝進去。

正在這時他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這讓楊磐眉頭微微一皺,這手機是小男孩格雷給他的,因為他沒有手機,而作用就是當他們遇到危險時給楊磐打電話求救,以及聯系克萊爾。

“現在電話響了,是不是任務目標那邊又出了什么亂子。”楊磐心想。

因為事態緊急,楊磐直接選擇激活了手中的兩個獵人的鐵籠,只見兩個鐵籠逐漸變大,最后增大到了1.5*1.5*1.5的正方形鐵籠,將兩只小三角龍全都扣了進去。

楊磐見捕獲目標已經達成,楊磐順手從兜里掏出手機接聽了電話。

“大叔,快來救命啊,有一只恐龍在追我們,比你殺的那只還大。”手機另一端傳來了春蕾十分驚慌的聲音。

“冷靜點,我這就過去,告訴我是什么恐龍。”楊磐一邊說著,一邊拿起兩個已經縮小的裝有幼年三角龍的鐵籠。

“裝有獵物的鐵籠(幼年三角龍),可釋放。”

“就是那個頭上長了兩根角的牛龍,你還看了它好久的。”春蕾的聲音更加慌亂,隱約間還能聽到沉重的腳步聲。

“躲好,我這就來。”

說完這句話后,楊磐果斷掛斷了電話,然后順手將電話和兩個鐵籠收進了儲物空間,而與電話一同消失的還有楊磐身上一整套的暴君束縛器和隨身攜帶的兩把武器。

牛龍是他要捕獲當做坐騎的目標,所以刀斧之類可能造成明顯傷口的武器他就不打算用了,他要用拳頭打服那條牛龍。

脫下暴君束縛器之后,楊磐身上穿的只有一套從空間基礎物資列表中兌換的普通衣物,腳則是直接光著,而這幅打扮卻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十分輕松,仿佛下一秒就會飛起來一樣。

當然在輕松的同時,楊磐也感覺到自己身體開始逐漸進入一種活性化狀態,肌肉變得更加有力,皮膚也開始微微發紅,現在的他只要受到一點刺激就會不可控制的進入怒喰狀態。

感受著身體中蠢蠢欲動的力量,楊磐在興奮的同時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看來自己的還是無法完全控制這股力量。”

現在束縛完全解開,楊磐也暫時放下其他的事。

在通過契約確定了春蕾的位置后,楊磐直接甩開步子朝目標位置沖了過去,那奔跑起來的速度甚至隱隱超過他當前敏捷屬性所能達到的極限。

风四娘道:钱呢?萧十一陆小凤是百年难逢的武林

每次徐小星出事,关萍似乎就冷静不下来。作为从小被养在少爷身边的保镖兼暖床丫头,关萍的人生基本只剩下保护少爷这一件事了。

当然,在末世之后,徐小星本人的战斗力也不比关萍差太多,渐渐不需要她保护。

而且作为自然选择公司仅有的两位六级强者,他们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总要分开行动,在不同地方坐镇。

相比之下,有五六个六级战斗人员的基地方就显得十分财大气粗。

只不过面对数十只神之尸,他们这点人根本不算什么。怪物的成长速度比人类快这么多,怎么看都很难让人高兴。

面对两人的围攻,海盗伸出右手。

天空中的海盗船朝大楼撞来。

破烂飞船底碾碎钢筋水泥的天花板,压向徐小星和关萍。

“我是海盗!船才是我的主场!”

徐小星抱住关萍,一片水波出现在他脚底,两人沉入其中,凭空消失。

整栋大楼内的所有人还有那些重要文件与设备通通在水波的传送下来到地面。

大楼却被海盗船一层一层地压垮。

“我去——”徐小星骂了一声,“疏散人群!火力覆盖!”

枪声和少量炮声不断响起。这里是自然选择公司的总部,防卫森严,精神力者数以千计。就算是所谓的六级战斗力,也不可能硬闯。

“我是该夸你勇敢呢?还是该说你鲁莽呢?”徐小星摇摇头,与大部队一起朝海盗船发射子弹。

与此同时,新临海基地外。

李乐开着犀牛车,和孙灵还有郭怀忧一起出发,去点杀几只神之尸。

只要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快速消灭四五只神之尸,基地方就能培养起同样数量的六级强者。此消彼长,再配合重火力,未必没有胜机。

谁都知道,攻城总是比守城要难,这也将是基地方的依靠。

对于孙司令的战术规划,李乐感觉还可以。虽说获胜的机会渺茫,但至少能争取更多时间和空间把民众送走,留下东山再起的火种。

前提是第二分基地不会被海啸淹没。

对于临海,李乐的感情总是很复杂,一方面觉得这地方注定灭亡不可久留,一方面又觉得此地是他两辈子的起点,希望能为其找到生路。

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李乐也不是啥有长远目标的人,很多时候做出的决定都是一时兴起。

“发现目标。”林茵拿着望远镜,看见了一栋大楼顶端的八爪鱼:“较强六级水平。”

这个望远镜是寄魂强化的,可以将精神力投放到远处进行侦查。但看到敌人,也意味着对方可以通过你的精神力做出反击。另外,望远镜内时不时会产生诡异吓人的幻觉。

之前白大褂食脑者就把林茵弄得差点没疼死。

但她现在学会了伪装精神力,侦查时悄无声息地一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归来。

“雷凯,帮我留意周围。”郭怀忧从车上下来,和雷凯一起轻松几个起跳,找到然后数次换位,挑选着合适的狙击点。

孙灵拿着一把深黑色的猎猫手枪,一身灰色的军服看性,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凭自己的力量离开矿场的人,所以就想试着做点什么。”

苏管事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将这几年来自己的打算详细的给苏景讲了一遍,讲完之后才叹了口气道:“所有的一切就是这样了,不过还好,你的确也没有让我失望,如今凭借自己的力量摆脱了矿奴的身份,之后回到苏家,重新成为苏家嫡系子弟更是指日可待,恭喜了!”

苏景面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胖子,看着对方满脸满身的肥肉,第一次发现这个讨厌的死肥猪,原来在这几年来看似是在欺负自己,实则是以另一种另类的方法在护着自己。

虽然这种保护也有着他自己的小心思在里面,可无论如何也有一点改变不了,那就是这几年来若非有着这死胖子的暗中照顾,只怕自己早就已经变成一团腐烂的臭肉了......

“苏管事,谢谢你。”苏景由衷的说道。

“谢什么谢,等你回到苏家,以后发达了,不要忘了在赤铁石矿场里还有这么一个让你恨了三年的死胖子就好了。”苏管事笑着说道。

“不会忘的。”苏景释怀的笑了声,三年多的怨恨,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着感激的别样情感。

“只是苏家......短时间之内,只怕我也是不会回去了。”

“不会回去?”苏管事微微一愣,随后想起了三年多以前的那个指令和前段时间突然去第五分区的黑焱,“是因为族中有人......”

苏景苦笑一声,道:“是啊,也就是前段时间我才知道,原来当年的事情,并不只是一个意外。”

说着,苏景将之前从黑焱那里得知的事情讲了一遍。

“嘶......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苏管事倒吸一口凉气,三年多以前他接到那指令的时候还以为只是族中有人想要落井下石,可现在看来,这一切竟然都是......

“苏管事,现在知道了要对付我的人是苏陌之后,你会不会后悔这几年在暗中帮我啊。”苏景轻笑着看着苏管事道。

苏管事立时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说什么呢,这几年我哪里有帮过你?你不都是靠自己才有了这样的成就吗?和我无关!”

“反正这几年的这些事我做的都很隐秘,不会有人怀疑到我身上来的,而且我也相信,就算日后他们把你弄死了,也不会和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的。”

苏景:“.......”听听,听听,这特么的说的是人话吗?什么叫日后他们把我弄死了?我就不能不死?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样看来,你不回苏家还真是对的,只是你想好了接下来要去哪吗?”苏管事沉吟道。

苏景苦笑着摇摇头:“我哪里知道接下来去哪,除了邢州城和这赤铁石矿场,我根本就没去过其他的地方。”

说着,苏景突然两眼一亮,看着跟前的苏管事,有些憧憬的道:“胖哥,您老混了这么多年了,应该能给提出点实质性的建议吧?反正你都已经帮了我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再多帮一次的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碰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全能技师

极目天狗

全能技师

王云兮

全能技师

炎宗

全能技师

小刀锋利

全能技师

壶中君

全能技师

郭城驿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