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光触》。

在山上吃了烧烤,泡了温泉。又和林茵在一张床上躺了一个晚上。

今晚李乐有点那啥,但这里还不算安全,他和林茵依旧采取轮流守夜的策略,并没有进一步动作。

黑石还是这么害人不浅啊。

同样被辐射照到的林茵比他更躁动,而且没有啥自制力,抱着李乐一阵乱蹭,却被单手镇压。

“忍着,等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说,这里太乱。”李乐发现今天林茵的力气大了一点。

难道这也是黑石的影响?可一般要照很久才会变异啊?

“……啊!那个黑辐射也太**了吧!”林茵崩溃,抱住李乐没再有什么动静:“之前在安全的地方你又不下手……”

“好了好了别闹。”李乐拍拍她的脑袋,“明天去找你大伯一家,长虹镇是吧?没多少路了。”

提到自己可能还活着的亲人,林茵的表情有些复杂,终于停下动作,拿出游戏机和手机开始守前半夜。

床边,李乐的包里,装着三块黑石的盒子,悄然漏出些许辐射。量很少,却潜移默化的改造着这个世界,改造着世界上的人们。

离开土匪之后,这群奴隶又该如何在到处都是危机的末世中生存呢?

孙灵与李乐能救他们一时,却难救他们一世。像孙司令与吴辉那般建立基地,庇护一方,才是真正能够救人的办法。

末世中有很多建功立业的野心家,如刘哲,如徐小星。但他们救下的人却比谁都多。

谁也不能说他们是好人,谁也不能说他们是坏人。

苏湖市,一直都没有出现足以成为正统官方的势力。军方警方分了三四派,谁也不服谁,还有许多民间冒头的奴隶贩子和土匪邪教。

乱,太乱。比临海乱得多。

这种情况下人就算没变成食脑者或畸变人,没有被异种怪物给吃掉。也多半会死于乱战之中。

长虹镇离城区不远,林茵小时候也没少来。但在如今这个道路都被草叶覆盖的情况下,她也很难认得路。一行人跌跌撞撞,竟是三月四日,才终于找到了林茵大伯他们一家可能还在住着的长虹镇。

虽说小镇入口处的镇名已经被肆意生长的杂草遮盖了大半,但林茵还是一眼将此处认了出来。

看着镇门口有些眼熟的守卫,林茵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于是开始高兴。

“别忘了。”李乐拍拍林茵的脑袋,没明说。

林茵点点头,隐蔽地展开精神力侦查,却发现小镇地下有个强大的精神力源头闪过。仿佛只是路过一般,从地下离开。

而长虹镇中,无数来来往往的行人,仿佛与末世前没什么区别。

但这就是最值得奇怪的地方。

“我看到我表妹了!”林茵睁开眼睛,满脸惊喜。

犀牛车停下,众人下车。留下潘门归和江飞白两个人在车上望风。孙灵却揉了揉眉心:“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有点太顺利。”

林茵叉腰:“我运气一直很好的。”

“是自从那次之后,运气一直很好。”李乐耸肩。

门口的守卫穿着保安服,腰间拿着枪,正在那里打只能去江東孫家或者去投靠劉備。

而孫權以貌取人為由收留龐統,反而被劉備收了下來。

如今龐統應該和劉備在交郡,沈川不相信龐統有能力在交郡指揮人殺他。

“小子,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我們直接帶兵去南郡將龐飛宇殺了就好了。”

許褚看到思考的沈川上前一步說道。

“怎么殺,這刺客都被你弄死了,咱們這么過去人家承認嗎?”

沈川指著板凳上已經氣絕的陳子平笑著說道。

“那你說怎么辦?難道就這么忍了?”

許褚看著氣絕的陳子平問道。

“忍?不可能的,他如此挑釁我,我怎么能容下他呢?”

沈川可不是圣母白蓮花,他是不會原諒想殺自己的人。

“我就是討厭你們這些讀書人,半天不說,磨磨唧唧。”

許褚看到沈川半天不說話上前一步說道。

“咱們現在先去南郡,到了之后看看龐家的態度,再說這件事情怎么辦。”

沈川說完之后便轉身離開了,由于此時已經天黑了眾人打算天亮之后再出發。

第二天,天剛亮沈川等人坐著馬車進入了南郡。

南郡大宅之內龐飛宇看著身邊的家丁問道。

“沈川死了嗎?”

“沒有,他被許褚殺了。”

“廢物。”

家丁聽到龐飛宇的話顫抖了起來。

龐飛宇拿起來籠子中的小鳥,慢慢地將小鳥的頭剪了下來。

“少爺,這件事要不要告訴老爺一聲?”

家丁看到慘死的小鳥,顫抖地說道。

“我親自去給爹說,你退下吧。”

龐飛宇將手中的小鳥丟在桌子上來到了自己父親的院子。

院子內龐家家主龐俊才正在池塘邊上垂釣。

“父親。”

“宇兒有什么事?”

龐俊才沒有抬頭只是靜靜地看著湖水中的情況。

“既然沒有事,就退下吧,沈先生快來了記得去接待一下。”

龐俊才看到自己的兒子半天不說話當即說道。

“父親,我派人去刺殺沈川失敗了。”

“什么!”

龐俊才聽到龐飛宇的話手中的釣竿丟了出去,起身盯著龐飛宇問道。

“父親,我們要在南郡舉事,這沈川是最大的阻礙,我想著把它殺了就沒有那么多事情了。”

龐飛宇低著頭說道。

“廢物,你真的是個廢物!你想沒想過如果這沈川死了,到時候曹操大軍來找我們,我們怎么辦?你是要毀滅龐家嗎?”

龐俊才說著對著龐飛宇就是一巴掌。

“父親,你放心,那陳子平是殺手界有名的嘴嚴,他不會出賣龐家的。”

龐飛宇憤怒地對父親說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會?你就那么相信他?他能為了你殺人,難道就不能為了別人出賣你?”

陆小凤刚叹了口气,丹风公主已仗义疏财的人,便想到把若兰救

午后漫天的大雪之中,大宋使团的车马从馆驿搬出。在一队金国士兵的保护下,他们住进了东城的一座庭院。

这是一座庭院,但却是有着高大围墙,且树着四座箭塔的庭院。整个宅子里一棵树也没有,甚至连假山花坛回廊也没有在醞釀……

“圣子,發生了何事?”

有聲音傳出,無數弟子目光灼灼的看向江景。

現在各大長老都沒有露面,只有江景身份最高。

所以一開口間,他們就問出了疑惑。

“剛才感受到圣主回歸的氣息,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光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破天剑尊

龙瀓

破天剑尊

南黎川

破天剑尊

天机佬夏天

破天剑尊

锦瑟华年

破天剑尊

萌新山鬼

破天剑尊

艾维斯迪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