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医院探望》。

林肃此时倒是异常的悠哉,这或许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元王后期的战斗,而且还是魔宗宗主以一敌四的场面,更加值得关注一番,或许这场战斗能够看得出他的真正实力,但也未必能够逼得他使出全力,对方四人的实力皆在他之下一下。”

柳長歌看四個人面露兇色,連同那個女子在內,舉止粗放,不拘不束,不似善類,從他們的衣著上馬上想到一個人,就是之前來到業火寺搗蛋的那個虬髯漢子,判斷他們可能是一伙的。

不容周民回答,柳長歌搶先問道:“你們要打聽什么地方?”

他狂奔至力竭时,就倒了下去,砍成两截,一双上等的小牛皮靴

六年前,葉楓十歲,范云臺來到了天云宗,成為了一名外門弟子。

那時,正是葉楓在外門無限輝煌的時刻,驚人的煉體速度,超強的武道天賦,都讓葉楓成了所有外門弟子崇拜不已的對象。

當時的范云臺也是葉楓的崇拜者之一,整天葉哥前葉哥后的叫個不停,葉楓少年氣盛,心性天真,自是也將他當成了最好的兄弟,兩人常常一同出入,加上范云臺本身天賦不弱,甚至他們三人與當年的李華宇一起被稱為最杰出的三位天驕。

但后來不知怎的,葉楓與范云臺突然反目,甚至在葉楓十歲那年的外門大比上,葉楓無情的將范云臺,還有當時一同跟隨他的三名弟子當眾狠狠教訓了一頓,沒有人知道原因,大伙只知道那次之后,范云臺與那三名弟子就此遠離了葉楓,雙方好似再也沒有過交集。

一年后,范云臺晉升內門,葉楓則是三年期滿被發配去做了藥廬雜役,曾經美名遠揚的外門三杰從此再無交集。

回想起往事,葉楓眼中卻沒有一絲的溫情,別人不知道當年的真相,他卻永遠難以忘卻,在六年前的那個晚上,范云臺跟當時自己的三個小弟干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更有,在自己淪落藥廬的前兩年里,那幾個突破了玄境的混賬又是怎么來找自己‘切磋’的,每一次,葉楓都‘毫發無傷’的回去宿舍,但卻好幾天都下不了地,那各種兇殘而陰險的手段,足以令人崩潰發狂。

或許是玩膩了,最近一年時間葉楓都沒有再見過那四個人渣,但如今沒想到的是,自己來到落云峰才三天,范云臺竟然就追過來了。

這當真是不玩死自己誓不罷休啊!

屋子外面。

范云臺與身后的三人將身上背著的重重擔子放下,一聲長嘯之后,四人齊齊的用一種陰冷的目光看向了院子里面。

葉楓……就在這里了!

真是都有點等不及了呢,已經一年沒有再去折磨那個賤骨頭,真想看看突破了玄境的他是不是比以前更加耐操了啊。

面前的院子,一如傳說的那般破落荒蕪,這里面聽說就只有一位整天喝酒的老醉鬼,又有誰還能保得了葉楓?

哈哈哈!

四人對視了一眼,臉上齊齊的泛起了猙獰的笑意。

這時,就聽到里面一聲狗吠,隨后一道金色的影子第一時間沖了出來。

唰。

骨頭的速度嚇了四人一跳。

就是一晃眼的功夫,這條金色的大狗便已經來到了四人面前,看都沒看范云臺他們一眼,抽了抽鼻子,便認準了其中的一副擔子上的一只竹簍,直接拖入院子里去了。

這什么狗?

速度好快啊!!

范云臺等人都是一驚,但卻從骨頭身上感受不到一絲絲的玄氣波動,頓時放下心來。

他們看院子里面沒有人答應,便直接將東西放入了院子,而骨頭這時早已經將那簍子打開,從里面掏出了一大塊腌制的臘肉正在角落里啃得不亦樂乎,根本沒有功夫搭理這四個天云弟子。

“云臺,葉楓……在哪?”剩下三人看向了范云臺。

“自然是在那間小屋子里。”范云臺的修為在五人之中最高,已經達到了五脈玄境,感知力遠遠超過常人。

他心念一動,便感受到那大屋之中有一道沉重的呼聲,正有人睡得不亦樂乎,而旁邊的小屋子里還有一道氣息,除了葉楓自然沒有旁人了。

呵呵,葉楓,一年不見,好想你啊!

范云臺嘴角冷冷的勾著,直接邁步來到了小屋前面,對著里面笑著呼喚道:

“葉哥,怎么,老同學來了,不出來見見么?”

恩?

旁邊,骨頭本來正在啃臘肉,忽然抬起了頭,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看向了四人。

這四個家伙,是來找事情的?

吱呦一聲,門開了。

葉楓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刻的他,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肅穆神色,眼中,閃著冷冷的光。

若是別人,像紀繁塵那種不入流的角色,葉楓完全可以不掛于心,他就躲在房中不出,范云臺等人也不能拿他怎么樣?

但是,范云臺,卻是葉楓一步也不想退讓的人。

過去幾年,李翔不知道勸過葉楓多少次,當這些人來的時候他去避避,何必要去死磕?

但葉楓心里卻清楚,男人,有些事情可以避,但有些事情卻是只能去扛。

六年前,再給他十次機會,他也不會放過這些人渣,若是之后因為打不過他們就慫服軟,躲得遠遠的,那葉楓便真的不再是當年的葉楓了。

所以,即便每次都被打得內傷吐血,下不了床,葉楓也從來沒有躲過范云臺他們半步,從前不會,如今,更加不會!!

范云臺四人看到葉楓出來,眼睛都是一亮。

左手一人,正是那夜最惦記著來找葉楓的‘吳剛’,他看到葉楓,眼眸里面瞬間冒出了一股邪火,就像是豺狼看到了羔羊,恨不得立刻就撲上去。

范云臺,更是用陰冷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掃了一番葉楓之后,發出了冷冷的譏嘲:

“葉哥,一年不見,更加結膀,也未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郑遇通过感知,敏锐地发现了问题,当即喊道:“再开一枪。”而此时那受伤的乌鸦,非但没有掉落下来,反而一头撞破窗户,探爪抓向摔倒在床头上的男童。

杨悦容那敢犹豫,立即又补了一枪。子弹从枪膛里呼啸而出,飞旋着激射向乌鸦。可若是按照既定的弹道,乌鸦的半边身体已经冲入房中,这一枪势必会落空。好在郑遇将感知力附着于子弹上,令得弹头稍稍改变了弹道,直接击穿了乌鸦的心脏,并在屋子内墙上留下了一个弹孔。

感知力是精神意志的外化体现,会直接损耗神魂和精神力,但只要探寻的时间和面积不是太长太大,一般的消耗几乎不会影响自身。可一但将感知力用来防御或者攻击,那消耗就会呈几何倍增。即便是郑遇,通常情况下也不会散出感知,窥探外部的世界,就是因为精神力的恢复,要远比元素能量难得多。

玻璃的碎裂声和孩子的啼哭,终于引来家里人的注意,一名男人冲入卧室,抱起了哇哇大哭的孩子。郑遇见状,这才收回了感知:“目标已死,上车吧!”

“对不起,我失手了。”杨悦容知道第三枪肯定被郑遇动了手脚,否则不可能命中乌鸦,于是羞愧地垂下了头。

郑遇却笑着夸赞说:“这不怪你,距离实在太远,你能连续命中两枪,已经很了不起了。”

两人一路搜寻变异目标,并对那些陷入困境的市民施以援手。不久之后,竟在一座街心公园内发现了一群变异的蜜蜂,一个个都有婴儿拳头那么大,上百只蜂拥在一起,浩浩荡荡呼啸而过,原本的花草植被皆不足以滋养它们,于是血肉就成为了更好的替代品。

郑遇二人遇见这群蜜蜂时,它们正在叮咬两具刚断气的尸体,一个个腹部通红,显然已吸饱了鲜血。

“虫子变异,会比动物更可怕,一但遇到必须铲除。”郑遇右掌向天,凝聚出一团金黄的火焰,向着蜂群掷了过去。那火球在蜂群中爆裂,直接吞噬掉了大部分的蜜蜂,但还是有那么四五只身处边缘的,得以幸免于难。可他却并未补刀,而是负手望向了杨悦容。

杨悦容心知,这是郑遇再给自己锻炼的机会,于是毫不犹豫地拔出手枪,瞄准左侧三只正在飞逃的蜜蜂连发数枪。解决掉左侧的蜜蜂后,她又拔出匕首,冲向右侧两只蜜蜂,雪亮的光芒一闪而过,顿时将其中一只斩成两半。最后那只蜜蜂嗅到危机,忽然改变飞行轨迹,打着螺旋避开女孩的刀光,然后亮出一寸多长的尾后针,照着那白皙的手背狠狠扎了下去。

“找死。”杨悦容虽非军事院校毕业,且主攻业务还是电子侦查,但毕竟参军已有四个年头,手上功夫其实并不弱。所以一发现蜜蜂的诡计,当即反转手腕,将匕首插进了小家伙的胸膛。

“跟我来。”郑遇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杨悦容急忙跟上郑遇的步伐,很快便来到一幢酒店式公寓楼下。公寓大门已经从内上锁,只能隐隐听见里面传来哀嚎声和叫骂声,以及低沉凶恶的犬吠声。

郑遇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唐横刀斩开门锁,大步走了进去。两名女子似乎刚从电梯口跑出来,一看到郑遇和杨悦容的装备打扮,连忙喊道:“警察先生,请帮帮我们。”

“你们是台湾人?”郑遇一听口音,便猜出了两名女子的身份。

一名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女子面带急色,连忙回话说:“没错,我们是台湾人啦!我们有几个同伴被困在五楼了,还请警察先生帮帮忙啦!”

郑遇其实早用感知笼罩住了五楼,并掌握了大致的情况,却故意不慌不忙地问说:“到底怎么回事?两位先说说清楚。”

另一名中年女子咋咋呼呼道:“你们中国人到底怎么回事了,眼睁睁看着我们被猫狗袭击,却无动于衷,哪有这样子做事的嘛!”

“我们中国人?”郑遇面色一冷,说话的语调也变得森然起来:“所以呢!你们要如何自洽?”

“警察先生,不是这样的了。”先前那名高挑的女子连忙拉了拉同伴,跟着打圆场说:“口误,真的只是口误。我们一行五人,都是从台湾和香港转派来上海公干的,上面还有三位朋友,被走道里的几只猫狗给困住了,出不了房间。有一位男士被猫抓伤,整条右臂血肉翻起,急需去医院包扎,但那些安保非但不帮忙,还幸灾乐祸说我们活该自找的。我们因为住在四楼,才有机会跑下来求援,还请帮帮我们吧!”

杨悦容撇了撇嘴,在郑遇身后低声道:“台 独港独凑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郑遇心中了然,于是咧嘴笑道:“不好意思,如今天下大乱,美国、日本、英国都自顾不暇,咱们中国也是一样。所以,我们这些军警的首要任务,是优先保护好我们自己的国民,对于那些心怀不轨的香蕉人,只能先往后压一压了。”

“我们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呀!”高挑女子忙不迭声明说:“大家都是同宗同脉的兄弟姐妹,危难时刻就该友爱互助才对。再说中华乃泱泱大国,应该有这个气度对吧!”

“这话说得漂亮,就是不知道是否心口如一。”郑遇嘿嘿一笑:“来,跟着我大声说——我是中国人。”

“没错,我是中国人。”高挑女子显然已有心理准备,当即便喊了出来,可那名中年女子却面带难色,犹豫了半天才病恹恹地喊了一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医院探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文道不朽

如沫

文道不朽

每顿都要肉

文道不朽

墨不欺

文道不朽

胖一点

文道不朽

涂九

文道不朽

文苑舒兰